当前位置:就投吗财经站街女幼儿园前拉客 光天化日之下十分猖狂
站街女幼儿园前拉客 光天化日之下十分猖狂
2022-10-05

站街女幼儿园前拉客,光天化日之下卖淫十分猖狂。近日,有家长反映,在咸阳兴平市春香幼儿园对面,沿路站街女经常拉客,家长带着小孩经过,不堪其扰。”如果说这种情景还是可以想象的,但令人诧异的是,站街女还“自称在公安局有熟人,万一被警方抓住,也不可能罚款,顶多只是呆几个小时。”

站街女(图文无关)

这是站街女虚张声势还是确有其事?对此说法记者也不相信,于是拨打110报警。“但是直到4个小时后、记者离开兴平时,幼儿园对面的这些色情场所仍然在正常营业。”

那么,站街女在派出所究竟有没有熟人?不妨借用一句流行语“不看广告看疗效”。涉嫌色情的服务行业,开到了一家幼儿园对面,至少不是在见不得人的隐蔽场所,可见已经无需避人耳目了。实际上,色情行业所面临的真正风险,大多是来自警方的“扫黄”。站街女敢于在幼儿园附近经常拉客,令带着小孩的家长不堪其扰,当地的治安环境就可想而知了。而造成这种结果,当地警方难辞其咎。

如果当地警方对该地段的色情服务仅仅是不作为,那么,“扫黄”对色情行业的威慑力还应该是存在的,不能杜绝也不至于如此泛滥。而站街女声称“在公安局有熟人,万一被警方抓住,也不可能罚款,顶多只是呆几个小时”,倒是印证了她们敢于如此大胆的事实。更何况,记者的经历,也再次证实了站街女打的“包票”——记者报警,当地110接警,但直到4个小时后、记者离开兴平时,这些色情场所仍然在正常营业。

当然,不能以此断定站街女在派出所有熟人,这还基于对他们起码的信任。然而,即使站街女的“吹嘘”和记者的经历,只反映出一种迹象,而人们对于警方的起码信任,也被当天的另一篇报道有所动摇。来自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的报道:《福建一派出所三任所长当赌徒保护伞,保护费涨到一天800元》。这是已经查实的派出所充当赌徒“保护伞”、收取“保护费”的执法犯法。警方本来是黄赌毒的克星,而当人们目睹派出所三任所长当赌徒保护伞,也就不得不怀疑,派出所会不会也有包庇色情场所的违法现象。

站街女在派出所究竟有没有熟人?这个问题应该是幼儿园对面竟然存在着色情服务的关键。虽然地下色情行业屡禁不止,但猖狂到能在幼儿园对面立足,敢在光天化日下拉客,她们哪里来的底气?而站街女许下的“你和我被公安局的带去的话,我可以给你说,不可能罚你钱,不可能把你关几个小时,在里面有熟人呢”的诺言,不幸又被“报警4个小时后,这些色情场所仍然在正常营业”所验证。

回到新闻由头,“那里的情况如何?孩子们的上学路会依旧污秽不堪吗?”看上去,要解决这个问题,还必须同时查实站街女在派出所究竟有没有熟人?既不能让站街女诬陷警方,也不能放过派出所可能存在的害群之马。